• 服務熱線
  • 13795530723

NEWS

新聞資訊

一棵樹枝條100萬?大咖談柑橘新品種之爭

發布時間:2019-07-27 瀏覽次數:次 字號:  【關閉】
  在發展雜柑新品種的頭五年,很多人信奉“品種越新越好”、“籌集資本擴張”、“有1000萬就開1000畝地”、“打下山頭更重要”,普遍認為必須把優新雜柑品種這個賽道先占下來。
  
  自去年以來,柑橘發展的基調從“瘋狂”趨向于“保守”,不少大基地在擴張中已經開始小步回調。全國新品種擴種放緩背后的原因是,柑橘新品種推廣速度達到歷史最快,同時,所暴露出來的問題也達到了歷史最多。多個產區被曝出“左手倒右手”炒作新品種,大老板種千畝未經試驗的新品種“破產”,一棵樹枝條被炒賣到100萬元、新品種裂果率高達90%、新品種不保果顆粒無收等事件。
  
  為此,南方農村報記者團隊帶著這些暴露出來的新問題,拜訪了中國農科院柑桔研究所的各個科室和學術帶頭人,以期更理性看待問題,并從全產業鏈發展來探討,如何應對已經預見的市場和技術風險。
  
  01
  
  “產業能不能發展好,無病良種苗木是關鍵。”
  
  ——中國農業科學院柑桔研究所栽培與生理、產業信息與經濟學術帶頭人、研究員 鄧烈
  
  眾所周知,一個果園建設能否成功,良種、良田、良苗是基礎和關鍵。就苗木繁育基地而言,如果苗圃建設和管理不規范,黃龍病一旦蔓延開來,整個片區的柑橘產業都將面臨覆滅的風險。目前,各大柑橘主產區都建有苗圃,有不少大企業也建設了自有苗圃,但是,仍存在許多地方苗圃建設不規范、建園不標準,尤其是在疫區,許多苗圃露天建設,即使一些苗圃建設了防蟲網,但存在建設標準低,維護管理不到位等問題,根本無法達到真正的防蟲防病效果。防蟲措施形同虛設,必然帶來苗木的疫病感染。這些問題如果不能從根本上解決,必然導致栽樹、發病、砍樹、毀園的惡果。反復栽樹、砍樹導致疫區重建難度加大,黃龍病控不住,大量投資以后沒有效益,甚至血本無歸,將使農民和業主逐漸失去產業發展信心。為了保證苗木安全,現在廣西、云南等地的企業化果園基本都是到重慶購買苗木,但大多數個體農戶依然就近購苗,風險極大。
      
  
  在全國“瘋狂”發展柑橘的當下,各個產區更應該結合各地氣候環境、技術、傳統產業結構情況,科學慎重選擇合適的品種和技術路線。比如,廣東用工成本高,種植小果類品種采收成本高昂,在一些曾經的沙糖橘主產區復種柑橘,應考慮“本地發展沙糖橘優勢還在嗎?”如果答案是否定的,則應考慮換種果型大一些的品種。
  
  在技術路線上,較為成功的經驗是實行育苗許可和無病苗補貼的機制,由政府傳統科學組織良種脫毒苗分給農民來種。眾多疫區的實踐結果顯示,在疫區種下無病苗還必須配套切實可行的疫病防控體系,如果繼續分散種植,缺乏專業化統防統治運營管理,依然很難實現黃龍病的有效防控,“三板斧”很難落地實施,最終產業再次面臨覆滅風險。云南褚橙模式,廣東楊村經驗,川渝統一建園,以及現在許多產區實行的政府購買統防統治公益服務等,都充分證明是可以消除黃龍病蔓延和為害的,關鍵是地方政府怎樣作為和愿否作為。
  
  特別地,廣東振興柑橘之路任重道遠,上述幾點必須高度重視。
  
  02
  
  “不能再繼續鼓吹大家種沃柑了。”
  
  ——中國農業科學院柑桔研究所副研究員、沃柑之父 江東
  
  根據苗木銷售情況推算,全國現有沃柑種植面積200多萬畝。但是,由于很多種植者并不是通過正規的渠道購入苗木,實際沃柑種植面積應該更大,甚至有傳言達到了300萬畝。一方面,沃柑擴種太多,扎堆上市容易造成市場上供求失衡,影響價格;另一方面,現在有比沃柑更好的品種已經試種成功了。
  
  相比于沃柑,無核沃柑的皮更薄、化渣更好、成熟期早十多天,無疑是更具有市場競爭力的。然而,在栽培技術上,無核沃柑需要保花保果,“不保花保果就顆粒無收”。對比大部分不需要保果的柑橘品種,無核沃柑栽培管理成本更高。因此,在選擇品種的時候,種植者也應該更加客觀看待不同品種的優劣之處,并結合產區、管理能力和市場判斷來選擇。
  
  
       無核沃柑(圖源自網絡)
  
  無核沃柑的保果一直都是個“大難題”,2015年前后,云南新平的褚橙莊園引種了幾千畝無核沃柑,卻一直無法保果,產量極低,負責人一度表示準備砍樹換種了。幸運的是,去年褚橙莊園成功克服了保果難題,果園產量幾乎是沃柑的70%,比如,在廣西種植沃柑能達到1萬斤,種植無核沃柑則能達到7000斤左右。與此同時,中柑所合作的多個基地也都突破了保果難題,但是,不同產區、不同砧木,需要采用的保果方法都有差異,更成熟的無核沃柑栽培技術仍然需要持續探索。
  
  位于云南新平的褚橙莊園主要是通過環割和打兩次BA+GA保果劑來給無核沃柑保果,在開花前,剛露白就打一次,在開花后,幼果顏色變黃了,再打第二次。需要注意的是,打的保果劑濃度不能過高,20ppm為宜,濃度太高容易導致果皮增厚,果品品質下降。
  
  03
  
  “新品種的市場推廣速度歷史最快,暴露的問題也歷史最多。”
  
  ——中國農業科學院柑桔研究所副研究員 曹立
  
  在新品種快速推向市場的過程中,暴露出了很多大問題。同一個品種出現多個命名,混淆種植戶和消費者的視聽,并以高得“離譜”的價格賣出。在浙江一些新品種發展特別多的產區,媛紅椪柑的枝條售價1.5萬元/斤,按照一株樹可以賣20斤枝條計算,一株樹可以賣30萬元左右;黃美人的枝條售價5萬元/斤,按照一株樹可以賣20斤枝條計算,一株樹可以賣100萬元左右;明日見的枝條早幾年售價也超過1萬元/斤,現在都還賣1000-2000元/斤;甘平的果實售價超過100元/個,經濟效益“驚人”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
  
  這些被市場上“炒得火爆”的新品種,都還沒有經過試驗示范,存在著很多栽培技術風險,比如,明日見和甘平的裂果率高達90%,且至今未解決這一栽培難題;再比如,2017年,在一個國際知名的水果展會上,紅美人現場拍賣3萬斤,每斤售價62.5元,以187.5萬元的總價拍賣出去,買主卻未曾公開露面,存在著“左手倒右手”的炒作嫌疑。
  
  然而,這些存在諸多栽培和市場風險的新品種,卻在廣西、四川等新品種主產區被大規模引種,有些老板一種就是成百上千畝,投資金額上千萬元,這樣的投資行為“風險極大”。
  
  04
  
  “苗木脫毒速度遠遠跟不上產業發展速度。”
  
  ——中國農業科學院柑桔研究所研究員 周彥
  
  一個新品種引進以后要推出市場,至少需要花費1-2年時間才能獲得少量脫毒苗,之后還需2年進行脫毒苗的病害再鑒定,前期還要花費一段時間以脫毒苗進行大量繁殖。但是,由于新品種往往是在剛開始面市的幾年效益最高,很多企業和種植戶為了追求所謂的新品種“暴利”,求“快”之下,忽略了苗木的安全性,這很容易招致安全隱患。目前,很多大企業、基地也在投資建設脫毒苗圃,但在選址、建園、管理等方面,有很多都不夠標準。
  
  近幾年,黃脈病給我國檸檬主產區安岳、瑞麗等地帶來了很大危害。感染了黃脈病的檸檬植株不會死亡,但是會造成產量大幅減少,損失很大。目前,該病害已經分布很廣,可通過苗木、媒介昆蟲和污染的工具傳播,暫時未發現可治愈黃脈病的方法,只能借助防控黃龍病的“三板斧”策略來應對。
  
  05
  
  “五年內,智慧橘園將初見雛形。”
  
  ——中國農業科學院柑桔研究所教授 鄭永強
  
  中柑所通過傳感設備和微信公眾號數據采集,以信息化精準農業“感知-處理-應用”技術主線,建立了基于“橘園數據中心”智慧橘園協同創新服務平臺,最終將實現“傻瓜式”產品供生產基地或企業應用。目前,該平臺在浙江臨海、江西千里山、重慶忠縣等示范基地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效果,在農業用工越來越緊缺的趨勢下,實現智慧橘園,精準管理和降低成本將是大勢所趨。
  
  06
  
  “追求優新品種,更需關注配套的栽培技術”
  
  ——中國農業科學院柑桔研究所副研究員 凌麗俐
  
  選育優良品種是發展配套種植栽培技術的基礎,以各地區適宜種植的優良品種作為研究對象,建立科學高效且因地制宜的種植栽培模式,才能更好地推廣農技知識,而種植水平的提高也將反哺優良品種的推廣試種,品種與栽培,二者相輔相成。
  
  例如,無核沃柑作為新品種,主要存在保果難問題。近年來,中柑所針對這一問題,集中組織技術力量,經過多年、多區域栽培實驗,構建了相應的技術體系,已在廣西、重慶、云南等產區推廣應用,取得了顯著成效。
  
  07
  
  “我國加工果占比僅5%,發展到15%-20%才是比較合理的。”
  
  ——中國農業科學院柑桔研究所副研究員 孫志高
  
  我國柑橘加工技術已經十分成熟,果實全果資源化利用即從皮渣到果肉都能實現有效的加工利用,目前主要面臨的問題是加工原料不足。近幾年,因鮮食果價格高、效益好,很多傳統的加工果產區也跟風換種了鮮食品種,同時也推高了加工原料果的價格,導致柑橘加工成本上升和加工量減少,加工品售價也普遍提升,從而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市場消費。隨著鮮食果的大量擴種和投產,鮮銷果未來可能會出現行情下跌,甚至滯銷。為了應對這些突發事件,中柑所已經儲備了一些鮮食果加工、增效提質等相關技術,如通過搭配熱帶水果等果蔬來調節營養和風味等,以解決鮮食果用于加工存在的營養、色澤和風味不足等問題,增強柑橘產業抗風險和增加效益的目的。
  
  更多大咖觀點預告:
  
  08
  
  “與柑橘黃龍病的對抗戰,我國總體是勝利的。”
  
  ——專訪:西南大學副校長、中國農業科學院柑桔研究所病蟲害防控學術帶頭人、研究員 周常勇
  
  09
  
  “柑橘新品種投資群體中,冒險派居多。”
  
  ——專訪:中國農業科學院柑桔研究所副所長、種質資源收集、評價與利用學術帶頭人、研究員 趙曉春

上一篇:上一篇:甘平柑橘有沒有發展潛力?你先了解這幾點~

下一篇:下一篇:沒有了

【返回列表】

友情鏈接:

在線咨詢
在線留言
索要報價
掃一掃

掃一掃
進入手機網站

服務熱線
13795530723

返回頂部